私服冒险岛

严队长讲课(小小说) 新维煤业采风作品
发布时间: 2019-12-13 作者:黄吉沛 来源:三供一业办公室

严队长本名严景,出生时父母没有按照排行取名,而是希望他将来做人严格,独树一帜,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,取名“严景”。后来家里又添了弟弟,取名“严实”,也希望老老实实做人,认认真真干事,成为有用之才。不过,父母算有远见,几十年后,严景与严实兄弟俩都当上了队长,一个在掘进2队,一个在掘进1队,在矿上号称“掘进双雄”、“掘进双骄”、“掘进能手”。

严景个子不高,也就一米六几,眉清目秀,干瘦老练,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,矿上招工就直接当了一名掘进工,参加工作二十多年,岁近知天,一直都是打掘进,从一名工人干到了掘进2队队长位置,经历了从原始劳作到而今现代化操作的整个过程,可以说是掘进发展过程的一本历史书籍。

人不可貌相。别看他没有虎背熊腰、五大三粗的身材,可干起工作来样样精通,说起话来头头是道,对工友要求十分严格,干什么工作都讲规范、讲程序,非常认真。有的工友说他婆婆妈妈的——麻烦;有的工友说他脱裤子打屁——多此一举;有的工友说他裤裆里面放火炮——正确(震雀)。不管如何讲,绝大多数工友是支持和理解他的,后来人们干脆就叫他严谨、严队长、谨队长或严谨队长。说他办事认真,一丝不苟,甚至自觉地成为了大家学习的榜样。

严景虽然文化不高,但爱学习。他自己总结出了一个基层队干要做到“四会”的经验。即会说话、会干事、会写作、会电脑。由此就按照此标准要求自己。在一次班前会上,当班前八部曲进行到检查穿戴环节时,他扫描工友提醒道:“毛子,衣服扣好”,“坤弟,毛巾扎好”,“平哥,安全绳栓好”。在进入每日案例时,他问:“谁知道为什么要栓安全绳?”工友们答道:“为了安全”,“为了保护头部”,“为了帽子不落”。

“好!都答得很好,那谁能讲一个安全绳的案例?”严景问道,并看了看大家,工友们都摇摇头,呆呆地看着他。

“既然大家不知道或不愿讲,那我就给工友们讲讲”严景娓娓道来“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故,就发生在我们公司的一个矿井,那时我参加工作不久,还是个新工人。一天,一个掘进碛头放炮后,打垮了支架,有位工友在碛头上扶料背帮接顶时,顶板冒落,第一次冒落打掉了工友的帽子,接着第二次冒落一砣矸石打伤了脑壳,后来经抢救无效死亡了,就是因为没有栓安全绳。从此,矿上要求,戴安全帽必须栓紧栓牢安全绳,保护头部安全,否则,属于违章行为,进行教育与经济处罚。所以,我要求大家穿戴整齐,符合标准,养成习惯,保证自身安全,大家说对不对?”

“对”工友们大声回答,并立即检查自己的穿戴情况,相互观看,似乎来了精神,整装待发……

在掘进碛头工作面,无论是日常检查工作,还是跟班值守,严景就是个婆婆嘴,见到哪里不安全、哪里不规范、哪里劳动组合有问题,他都会及时给工友们提出,督促整改完毕,确保安全、质量、进度,做到文明、规范、标准施工。      一次,在掘进风钻打眼比赛时,他把赛场搬到了井下,一名工友为了节省时间,没有敲帮问顶就开始操作。这时,他问:“你为啥不敲帮问顶就开始打眼?”工友答:“我看碛头岩石是好的,就没有必要吧!”

严景不慌不忙地说:“你没有按照程序操作,应该扣分,如果因操作过程发生安全事故,就只有取消资格了,干工作必须一丝不苟,不能有半点麻痹”。

“严队说得对,该项扣分”

“队长说得好,取消资格”

“景队要求严,是为你好”

在场的工友们七嘴八舌地喊着。严景把大家召集拢来说:“我们今天组织掘进打眼比赛,目的是提高大家技术,但必须在安全的前提下进行,没有安全,技术再好也等于零,大家说是不是?”

“是的”

“对头”工友们附和着。

“这样,今天就当现场会,我给大家讲个真实的故事”严景看大家来了兴趣“我在原来的矿工作时,我们班有个老工人,在打眼时没有敲帮问顶。大家知道,煤层是倾斜的,打下帮安全威胁不大,打上帮倾角大,安全危险就大,况且在打眼过程中由于震动,会出现新的破碎岩石。这个老工人在打上帮时发生了片帮,自己躲闪不及,脚杆当场就被打断了。后来住院动手术,队里派了我与另外一名工人护理,两个月后,回老家云南修养,是我把他送回去的。出院时,医生反复交代,回家后不能与老婆干那个事,结果他没有忍住,后来脚杆弯曲了,几乎是终身残疾”。

讲到这里时,有的工友在偷偷地笑,严景继续说道: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你们上班天天打眼放炮,回家不要天天打眼放炮哈。要惜墨如金,爱护身体,当然有时也应入木三分哈”。大家一阵笑声。

“所以,我要求大家按章操作,按程序操作,还要边打眼边敲帮问顶,观察岩石松动情况,及时处理,只有这样,才能确保我们自身安全。否则,队上人员减员力量受损失、自己家庭经济受损失、自身造成痛苦受损失,还谈啥子愉快与幸福生活哟”严景继续说道“好了,今天就讲到这里,继续比赛……”

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:“讲得好”,“说得实在”,“我们一定按照程序与标准操作……”

严景就是这样一个人,善于因势利导,循循善诱,抓住时机,开展教育,工友们乐于接受。

掘进工作是非常辛苦的。上早班太阳未出来下井,太阳偏西才出井;上中班未时进井,子时出井;上夜班人们未睡进井,人们睡醒起来了出井。三班倒,井下八小时,来回十小时,上班提前、下班超点是家常便饭。人常说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山高出杂木,人多出怪物。严景管理掘进2队双头百来号人,年龄有大有小,文化有高有低,素质参差不齐,管理难度可想而知。

一段时间,有少数工友急于下班,收尾工作草草了事,出井像风一样跑。一次,有位工友在下班跑步的过程中摔了一跤,虽无大碍,但被碰得鼻青脸肿。在安全与政治学习会上,严景批评了这种现象。他说:“上班像梨田的牛打都打不走,下班像打慌的兔跑都跑不赢。八九个小时都干得好,就是下班不注意,终端效果不好,……要是摔当道了呢?后果就不一定是皮外伤了……要说跑,谁有我跑得快……”的确,严景说的是真话,在原来那个矿工作时,由于猴儿车道没有打通,无法使用上下猴儿车,每天上班靠步行28度坡度外加五个甩道近700米的上下巷道,练就了一双“铁腿”,参加公司举办的青年组登山赛,连续三年获得冠军,还被领导授予过大奖呢。

严景稳了稳,看看大家又继续讲:“既然大家都喜欢听我讲案例,今天就又给大家讲一个。那是很久以前,还是用竹片与水泥盘做锚杆的时候,我们班有个新工人,看到时间差不多要下班了,还有最后一根锚杆未装。这时,他就慌了,几下把竹片捅进去,戴上锚盘,套上垫子,插进木楔,举起右手就是一锤,由于左手握住没有及时拿开,一锤正好打在左手大拇指上,顿时,鲜血直流。后经医院检查为骨折。我把他送到医院做手术时,打的局部麻醉,硬是看到医生用钳子把大拇指指甲给逮掉了,痛得他惊叫唤,我看到都害怕,就像在逮着我的心一样……由于受了伤,无法上班,当时正好矿上有个学习培训名额,时间一个月,就叫他去参加了,养伤培训两不误……”

严景顿了顿,喝口水继续道:“我至今都记得,他回来给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‘我再已不慌,再已不违章了,这次培训后我知道安全对企业对家庭对自己是何等的重要’。从那以后,他上班走前面,下班走后面,后来当班长当队长,再后来当部长了,比我有出息……工友们,今后我们一起讲规范、讲程序、讲安全,任何人都不能受伤行不行?”

“行——”会场上齐刷刷的回答,响彻整个会议室……。

后来,有的员工问严景:“队长,你头脑里哪有那么多案例故事呢?”

他答:“一是书本上学来的;二是历史上发生的;三是自己经历过的”。

“那你为啥那么会讲还让人听着舒服呢?”

“因为脑子里装得多,可以根据不同的场合和对象自然讲出来”。

“那你给我们讲这么多的目的,就是叫我们守规章、按规范、保安全?”

“正是此意,但愿大家不要辜负我的一片苦心!”

的确,提高员工的素质是个宏大而长远的教育工程,只有采取不同形式、针对不同对象有针对性地长期地寓教于乐,潜移默化,才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为此,去年以来掘进2队没有发生过轻伤事故,真不愧为“标杆队”的光荣称号,严景队长功不可没。

上一篇: 优惠券(小小说) 下一篇: 新维矿井之行(组诗)新维煤业采风作品

关闭